首頁(yè)博物—正文
新疆發(fā)現最早的佛教遺址! 坐著(zhù)火車(chē)看佛塔!
2024年06月03日 15:03 來(lái)源: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在新疆喀什古城外,有一方一圓兩個(gè)聳立的土墩子。在一般人眼里,或許會(huì )覺(jué)得平平無(wú)奇。但這兩座所謂不起眼的“土墩子”,卻是目前新疆發(fā)現最早的佛教遺址之一——莫爾寺遺址。

  莫爾寺是絲綢之路的見(jiàn)證者,對它的發(fā)掘,更是揭開(kāi)了新疆兩千多年來(lái),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往事。

  在它們身上,人們可以回憶起喀什和絲路千年前的崢嶸歲月。

  重現天日的古寺

  凝視著(zhù)莫爾寺遺址,可以回想出漢唐時(shí)期,疏勒佛教興盛,造塔建寺隨處可見(jiàn),講經(jīng)說(shuō)法的名僧在此云集的景象。玄奘經(jīng)過(guò)時(shí),這里有大小寺廟數百所、僧徒萬(wàn)余人,是當時(shí)西域主要佛教中心之一。公元10世紀前,佛教屬于當地流行的主要宗教,對西域乃至全國佛教史都產(chǎn)生了深遠影響。

  后來(lái),新疆的佛教文化遺存,湮沒(méi)在千余年史海中。直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外國人在新疆四處侵擾文化遺址,這些西域佛教遺存又回到了人們的視野。

  莫爾寺遺址,最早引起了沙俄駐喀什總領(lǐng)事彼得羅夫斯基的注意,他在《喀什的古代遺跡》一文中發(fā)表了莫爾佛塔的照片。

  莫爾寺遺址在喀什市中心東北約33公里處,位于有著(zhù)“百果之鄉”之稱(chēng)的伯什克然木鄉境內,與最近的村莊莫爾村直線(xiàn)距離約4.5公里。

  它處于天山支脈古瑪塔格山東南部一處洪積臺地上,其西、南面為遼闊的恰克馬克河流經(jīng)的沖積平原。雖然地處荒漠,但周?chē)芯G洲。

  “莫爾佛塔”的名字,是當地人依據它的外形流傳下來(lái)的叫法,“莫爾”在維吾爾語(yǔ)中的意思是煙囪。很多年以前,當地人把聳立于臺地上的高大泥土建筑稱(chēng)作烽燧、煙囪。

  在第二、三次全國文物普查時(shí),莫爾寺遺址僅采集到一些陶片等標本。2001年,莫爾寺遺址被列入第五批全國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

  十分巧合的是,南疆鐵路阿喀段在建設過(guò)程中,為了避開(kāi)古瑪塔格山,向東蜿蜒繞行,正好來(lái)到了莫爾寺遺址附近。也是因此,考古學(xué)家肖小勇在講述莫爾寺時(shí)提到,“坐著(zhù)火車(chē)看佛塔”的景象。

  喀什自古便是絲綢之路上的璀璨明珠,得天獨厚的區位優(yōu)勢使之成為歷史名城。乘著(zhù)“一帶一路”的東風(fēng),如今的喀什從西部邊陲走向“通江達!,已初步構建了公路、鐵路、航空“三位一體”的國際物流大通道,向西開(kāi)放格局正全面形成。當地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也得到了全方位的發(fā)展。處在多重機遇疊加期的喀什,更多美好愿景正逐步實(shí)現。

  喀什乃至整個(gè)南疆的發(fā)展使得人們更加重視對莫爾寺的研究和保護。為加強遺址保護、研究,中央民族大學(xué)與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經(jīng)國家文物局批準,在喀什地區文物局、喀什市文化和旅游局的協(xié)助下,于2019年6月開(kāi)始對莫爾寺遺址進(jìn)行主動(dòng)考古發(fā)掘。

  通過(guò)五年時(shí)間的考古調查、勘探和發(fā)掘工作,確認莫爾寺遺址集中分布在北、西、南三面為陡崖的洪積臺地西南部,長(cháng)約200米、寬近100米、面積近2萬(wàn)平方米,形成主要借助高聳的自然臺地而不設圍墻的大型地面佛教寺院。

  同時(shí),遺址清理出山門(mén)大道、山門(mén)大殿、帶主殿的多間式大佛殿、帶中心佛壇或塔柱的“回”字形佛殿、獨棟式僧房、帶坐臺的僧房或禪室、廚房、講堂等10余處大型建筑基址,發(fā)現并部分復原圓形佛塔的基臺、方形大塔的基座和基臺。

  寺院建筑群以圓形塔為中心,在北、東、南三面修建各類(lèi)不同形制、功能但毗連接續的房屋建筑,圓形塔北形成中心廣場(chǎng),方形大塔位于遺址西北端,山門(mén)大殿和山門(mén)大道位于東南端,形制布局保存基本完整。

  寺院建筑布局也被完整揭露,結合不同建筑朝向變化和打破、借用、避讓關(guān)系,以及出土遺物特征和碳十四測年,揭示出寺院的演變規律和階段性特征:至遲始建于公元3世紀中葉(東漢末或三國),約9世紀末10世紀初(唐代)廢棄,延續時(shí)間近700年。

  覆缽式舍利塔是遺址最早修建的建筑之一,位于建筑區的中心,以其為基點(diǎn),佛寺于北、東、南三面陸續增建和擴建,大體可分為早期、中期、晚期3個(gè)階段。

  早期(第一階段,始于約公元3世紀中葉),修建了山門(mén)大道和山門(mén)大殿,印度、中亞風(fēng)格的覆缽式舍利塔和僅見(jiàn)于喀什本地特征的獨棟式多室僧房。

  中期(第二階段,約公元4-6世紀),增修塔里木盆地流行的“回”字形佛殿、廚房等建筑,構建出中心廣場(chǎng)。方形大塔可能修建于這一階段,但因獨立于外且無(wú)連續地層,不排除更早或更晚的可能。佛教信仰從以舍利塔崇拜為中心向以佛像崇拜為中心轉變,供奉的佛像形體較小。

  晚期(第三階段,約公元7-10世紀),主要新修具有漢傳佛教建筑布局特征的佛殿、講堂等建筑,殿內供奉2倍于真人大小的佛像。大約到9世紀末10世紀初,主要建筑被燒毀。遺址廢棄后,還經(jīng)過(guò)了長(cháng)期的廢棄后利用階段。

  莫爾寺遺址所在臺地的范圍已經(jīng)因長(cháng)期侵蝕而大幅縮小,原來(lái)布局有建筑的地面有的已坍塌傾覆,相應建筑也被破壞?脊湃藛T在臺地以西約30米處,發(fā)現了一眼井,挖井時(shí)形成的堆土環(huán)繞在井口周?chē),井口呈長(cháng)方形。井口周?chē)鷥H發(fā)現殘陶片,井內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發(fā)掘,沒(méi)有證據可以確定其年代。但鑒于其獨立出現在離寺院建筑如此近的地方,應該有理由推斷其屬于寺院的供水設施。目前一般認為此井屬于從莫爾寺遺址南約100余米通過(guò)的坎兒井系統,是其中的一口豎井。據相關(guān)資料,這里的坎兒井原來(lái)有3條,另兩條沒(méi)有找到。

  千年古塔的前世故事

  雖已歷經(jīng)1800余年滄桑歲月,莫爾寺仍然保留了豐富的人文信息。地處高崖又基于多重臺基之上,慕名前來(lái)瞻仰的人們要抬首仰望才能見(jiàn)到佛塔的巨大全貌。

  莫爾寺遺址發(fā)現的“回”字形佛殿供奉的可能是佛像,說(shuō)明已出現“像”崇拜。兩個(gè)“回”字形佛殿中,靠東的面朝西南,靠西的面朝東南,似乎與圓形佛塔保持著(zhù)某種呼應,也是離圓形塔比較近的建筑。兩座僧舍的平面布局十分獨特,應該是疏勒本地的樣式,不過(guò)其朝向也都面朝東南。唯有大佛殿遠離圓形佛塔,面朝東北,平面布局具有中原佛殿的結構特征。

  結合出土佛像特點(diǎn)、開(kāi)元通寶錢(qián)幣等綜合分析,大佛殿很可能是晚到唐代才興建而又很快廢棄的。據唐代慧超《往五天竺國傳》記載,武則天曾令天下諸州各建大云寺,西域地區的安西四鎮也都興建,“疏勒亦有漢大云寺,有一漢僧住持,即是岷州人士”。這處佛殿很有可能與武則天時(shí)期在疏勒鎮修建的大云寺有所關(guān)聯(lián)。

  僧舍建筑出土的大量無(wú)字圓形方孔小銅錢(qián),有可能是剪輪五銖或龜茲無(wú)文小銅錢(qián)之類(lèi)。龜茲有仿照五銖鑄造龜茲五銖和漢龜二體錢(qián)的傳統,這種無(wú)文小銅錢(qián)可能受到剪輪五銖和東漢末期無(wú)字錢(qián)的影響,鑄行年代當在南北朝時(shí)期,在新疆輪臺、庫車(chē)、拜城、新和、民豐、且末、若羌等地的遺址中都有發(fā)現。

  根據考古發(fā)掘,可以初步推斷,莫爾寺最先修建的是圓形塔,至魏晉南北朝時(shí)期陸續修建僧舍和“回”字形佛殿,武則天時(shí)期又增修了大佛殿。

  莫爾寺是古疏勒佛教文化的重要見(jiàn)證。古疏勒約為今新疆喀什地區。絲綢之路南、北兩道在此交匯,西通南亞、中亞和西亞及更遠的地區,連接古代中華文明、印度文明和波斯及地中海等文明,疏勒因而也成為佛教東傳的必經(jīng)之地。漢唐時(shí)期,疏勒佛教興盛,盛行上座部佛教與漢傳佛教,名僧們在此云集、講經(jīng)說(shuō)法。

  莫爾寺為何如此重要?

  莫爾寺遺址是目前中國最西部始建年代最早、延續至唐末、且保存至今的一座大型土建筑地面佛寺遺址,揭示了從佛教初傳中國到唐末這一時(shí)期大型地面佛寺形制布局和中國化發(fā)展演變過(guò)程。

  在公元10世紀前,佛教是喀什地區流行的主要宗教,其在中國佛教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10世紀上半葉,佛教遭到鎮壓,佛教建筑與藝術(shù)被毀壞,曾經(jīng)林立的佛教寺塔自此消失于歷史長(cháng)河中。直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被陸續發(fā)現,湮沒(méi)史海千余年的新疆佛教文化遺存才又逐漸進(jìn)入人們的視野。

  莫爾寺遺址經(jīng)過(guò)考古發(fā)掘,發(fā)現了規模宏大的佛寺建筑群,出土了包含石膏佛像、剪輪五銖和開(kāi)元通寶等銅錢(qián)和其他石、陶、銅、木、紡織品等在內的大批珍貴文物,基本明確了遺址的分布范圍和文化內涵,確定了寺院的總體布局和寺院建筑的類(lèi)型和結構特點(diǎn)。

  寺院的發(fā)展和演變以及廢棄的原因,是絲綢之路佛教考古的一次重要發(fā)現,為研究絲綢之路文化交流、佛教傳播和佛教寺院變遷、佛教造像藝術(shù)演變和漢唐時(shí)新疆特別是喀什地區佛教信仰及寺院生活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第一手材料。

  考古發(fā)現的器物風(fēng)格既包含印度和中亞佛教傳統,也有喀什當地特色,還反映了中原文化影響,是三者在中國最西部地區深度融合的首次發(fā)現。

  這些發(fā)掘成果,同時(shí)也反映了中原文化在商品經(jīng)濟、佛教建筑和佛教藝術(shù)等方面對西域地區的深遠影響,實(shí)證了中原和西域交往交流交融、中央政權對西域有效管治和宗教管理、人類(lèi)不同文明交流互鑒,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兼容并蓄的有力見(jiàn)證。

  (本文圖片來(lái)源:莫爾寺考古隊、中央民族大學(xué)、地球知識局。)

  策劃 | 閆 永

  監制 | 王翔宇

  責編 | 才麗媛

  制作 | 郭欣欣

  (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編輯:孫婷婷